观利工业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PPG、阿克苏、立邦等巨头频频涨价,暴露了什么严重问题?
2017-11-10 18:51:35

对于涂料企业来说,降价、涨价谁都会。但无论是涨价、或降价,都是最笨的市场经营手段,公开暴露出相关企业经营能力的差和懒。

今年以来,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持续、反复上涨冲击,PPG、宣伟、阿克苏诺贝尔、立邦、巴斯夫、威士伯、艾仕得、亚洲涂料等涂料巨头,以及三棵树、巴德士、嘉宝莉、美涂士等国内知名企业,均实施了涨价,其中有的企业还进行过多次涨价,而给出的原因却很简单,就是上游某某原材料又涨价了。所以,企业不得不调高出厂价,从5%、8%、10%、15%、20%不等。

涂料巨头PPG涨价最勤快!今年3月份宣布,为了缓解原材料成本显著上升带来的压力,公司在亚洲地区、欧洲地区对包括汽车OEM(原始设备制造商)涂料以及工业涂料的部分产品实施涨价;4月25日宣布,对全球包装涂料产品进行涨价,以抵消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涨;10月25日宣布,因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北美所有工业涂料技术的价格平均提高6%。

涨价最勤快的也包括阿克苏诺贝尔(AkzoNobel)。据了解,阿克苏诺贝尔是涂料行业率先实施涨价的企业,早在2016年10月底,阿克苏诺贝尔就在中国市场宣布对粉末涂料产品实施涨价措施。此外,在今年3月10日,阿克苏诺贝尔太古漆油(上海)有限公司为应对近期原料、运输成本的持续大幅上涨,决定自2017年3月15日起,对部分乳胶漆和部分木器漆的出厂价进行调整。今年10月13日,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粉末涂料业务单元在中国宣布了产品涨价措施。

艾仕得(Axalta)涨价也最勤!今年3月份,艾仕得对大中国区产品进行提价,涨价产品包括某些修补漆和工业涂料以及轻型和商用车辆制造商;7月21日宣布,对部分客户供应的涂料产品涨价3%~5%;9月14日宣布,于2017年9月18日起调整其在大中国区销售的涂料价格。

此外,宣伟、立邦、巴斯夫、威士伯、RPM、亚洲涂料、佐敦、海虹老人、贝格集团等世界知名企业都实施了涨价,以及三棵树、巴德士、嘉宝莉、华润等知名企业也都对相关产品进行了涨价。

粗略一算,在今年刚过去的11个月里,一些涂料企业已经集中性地发出2-3轮的涨价函,不凡一些全球性涂料巨头企业。公开赤裸裸地宣布涨价,而且理由都是上游原材料涨价,企业经营压力巨大,已经承受不了这种冲击。所以才会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随波逐流般做出一系列自由落体运动,这不是能力的体现,就是典型的自然规律拉动。对于涂料企业来说,面对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而实时调整对下游商家和用户的供货价和零售价,这不是能力,就是自由落地运动。

问题的关键,正是长期以来涂料企业的定价模式。以产品的原材料成本定价,而不是以产品和品牌的价值定价。大量厂家计算相应的材料成本和费用支出之后,直接以“大规模制造和低成本分销”快速吸引用户。一旦遭遇上游的主要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就会很快陷入亏损等动荡的泥潭之中。

今年以来,大量涂料企业面对剧烈动荡的原材料价格,似乎没有其它应对的办法。只能随着上游的价格上涨,而推高下游的出货价上涨。却忽视市场的持续稳定性,商家在市场经营的持续性,以及用户选购的积极性等一系列连续反应。

市场永远都是动态变化的,原材料价格也不可能永远保持长期的稳定不变。因此,要想解决应对原材料剧烈动荡引发的经营危机,关键还是要破解长期以来的“成本定价机制”,必须以产品的技术性和差异化,结合品牌的溢价和用户的认知度,进行综合定价机制,最终要让“厂家有利润、商家有钱赚、用户获得好的产品和服务”共赢局面。

当前,随着全球涂料产业进入一轮“整合升级”的深水区,对于所有企业来说,属于成本定价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必须要建立新的产品定价机制!